(1 / 2)

第1651章

她还没爹爹重要

宇文皓听明白了,转头去看元卿凌,“老元,这周姑娘以前是喜欢过老三的,是吗?”

“嗯,是有这么回事,还追到京城来了。”元卿凌道。

“瓜儿,你确定他们有意思?”宇文皓还是很希望看到有情一人终成眷属的。

“我确定,我不会观察错的,不信你们问小凤凰。”泽兰竖起手指几乎发誓般道。

“爹爹信你,这样吧,如果真有意思的话,让你妈妈下一道懿旨,为他们两人赐婚,如何?”

“妈妈,好吗?”泽兰期盼地看着元卿凌。

元卿凌自然答应,胡名的婚事其实在她心里头也悬了许久,都是楚王府里出来的人,老同事了。

火哥儿前几年都成了亲,就他还单着。

说了胡名和周姑娘的事情之后,才说回景天的事。

“你明天找个机会跟他说说,就是咱们先你爹爹的血,为他遏制病情。”

“行,我明天先说说,他会同意的,他其实有抱负未舒,这一路来我们聊了很多,他对治国这方面确实有才干,他说如果有个五六年的时间,或许他就能放手了。”

“放手?”

“嗯,他虽然没跟我说他的病,但是,我觉得他说这番话的时候,心里是有遗憾的,他认为自己是活不过十八岁。”

“以他今晚说的治国策略,五六年确实可以让金国变一个模样。”宇文皓说。

虽然不是很喜欢景天,但不得不承认,这孩子确实是有天分。

其实如今也说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,以前是恼怒他做的那些事情,但当他真站在自己的面前时候,又觉得只是个半大孩子,却背负着这么沉重的东西。

心里不免也有些怜悯。

泽兰看着他,笑着道:“爹爹,告诉你一个秘密,其实他特别崇拜你,把你看做偶像的。”

宇文皓愕然,“不至于吧?”

“是真的,这一路过来我们总是说你的事情,说你从太子的时候到现在,你所做过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,他如数家珍,比我还清楚呢。”

“是吗?”老五笑了笑,“爹爹可不喜欢当偶像,但如果他用爹爹的方式治国,未必管用,国情不一样。”

“那他不至于这么,只是有用的贴合国情的才会学,例如科考,如果他没事,假以时日,一定会成为一代圣君。”

老五心情顿时比较复杂的,瓜儿对他这个父亲都没这么高的赞誉。

什么一代圣君?圣君两个字是这么容易就冠上的吗?

泽兰瞧着爹爹的脸,认真地道:“虽然未必及得上爹爹,但排在爹爹后面,估计也还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