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江帆:“可是,大家这么热情,我要是拒绝,岂不是不给他们面子?”

“你是御侍,你是贴身伺候皇夫陛下的人,你不需要跟他们有任何交情啊,”温若棠不明白地看着他:“刚刚他们恭维你的时候,你直接拒绝就是了。”

江帆无奈:“丫头,人际关系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的。”

温若棠话锋一转:“你会受贿吗?”

江帆:“怎么可能!”温若棠:“我们结婚,他们非要来。平时他们见缝插针给你送礼,没有机会,他们只能干着急。这下好了,可以趁着你结婚的大喜日子,光明正大给你送名贵的礼物、随高

额的份子,到时候,你难道还能不收?”

江帆:“这……”

他还真没想到这回事。

结婚请客,就算客人不送礼,至少也要随份子的。温若棠又问:“你收了这个钱,算不算受贿?你收了他们的礼物,算不算受贿?往后他们这些人里面,万一有谁违法犯罪、草菅人命、通敌叛国、作奸犯科,私下里跑来找你帮忙,你又拿了他们的礼物、拿了他们的钱,他们要你在皇夫陛下面前说好话,你说还是不说?你不说,你拿了人家好处,人家反咬你一口,大家一起死,你帮是不帮

?”

江帆用力拍了下额头:“我错了!”

他看着温若棠:“那这样吧,我们结婚的时候,就两家亲友在小教堂。然后我请他们再吃一顿,但是不收礼、不收份子!”

温若棠提醒:“把【拒收礼金、拒收礼品】八个大字,印在婚柬上,再给他们送去,你要先下手为强,先把自己摘干净,免得后患无穷。”

江帆握住她的手笑:“好!听你的!”

温若棠松了口气。

她以前还不知道,还是跟巴真聊天,才知道原来江帆的前妻就是因为受贿了巨款,被判处极刑的。

御侍这个位置最容易出事,她好不容易才嫁出去,绝对不能看着自己老公误入歧途。

江帆驾车往储妤宫去。

温若棠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,又道:“你不会嫌弃我管的太宽吧?”

她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。

只是面对看不过眼的事情,就会变得凌厉起来。

这说明她不是没有脾气,只是不轻易发脾气罢了。

“不会,你是我老婆,老婆管老公是天经地义的。”江帆笑着道:“而且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,以后再有这种事,一定及时提醒我。”“嗯,”温若棠:“我觉得,皇夫陛下未必愿意你跟臣子们走的这么近。而且你刚才过来,他们都不工作了,从楼上跑下来,影响太不好了。我们还是要低调些,万一传到陛

下们的耳朵里,被误会成我们狐假虎威就不好了。”

江帆:“嗯,你说的对。”

江帆夫妇虽然领了证,却还没有洞房。

一则两人都忙,没有时间;二则温若棠非常传统,仅有的几次亲吻也是江帆主动,但是温若棠却还战战兢兢的。

终于抵达储妤宫。

陈栋小跑着下来开了车门:“舅舅!我打你电话,一直没人接!”

江帆赶紧看了眼:“哎呀,我手机调成静音了,不好意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