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1章 真丈夫之仁(1 / 2)

斯波义银暗中前来,岛胜猛原以为又是那码事。

说起来,自己已经承恩两次,却是颗粒无收。她对不起主君的托付,没有给斯波家留下一颗发芽的种子。

关东战事在即,岛胜猛以为主君是准备再给自己一次机会。兴奋之余,也渐渐搞不清自己想法。

想要种子发芽,却又贪恋与主君之间偷偷摸摸的刺激。越是坚持义理,越是容易沉迷于禁忌之乐,她的心情矛盾非常。

可如今,见斯波义银眼圈发红,几欲泪流。岛胜猛才猛地惊醒过来,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!

主君撤去左右侍卫,是要与我密谈国事,这是对我的信任!而我呢?满脑子都是那些个鱼水之欢,怎么对得起主君的厚恩!

呸,我下贱!

岛胜猛伏地叩首,诚恳道。

“主君是有什么难处,能否与我说说?

君忧臣辱,君辱臣死,岛胜猛愿为御台所赴汤蹈火!”

义银摇摇头,两条晶莹的泪痕划过脸颊,我见犹怜,让岛胜猛心口一疼。

“没事,我只是想起你随我来越后已经一年有余,鞍前马后做了许多事。

可我却是无能,当初对你讲的豪言壮语,无一兑现。关东攻略到现在还是镜中花,水中月。

你是忠臣,我却是庸主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义银的双目饱含情义,看着岛胜猛。右手上前压住了她的手,恰似情不自禁。

岛胜猛浑身一颤,深情说道。

“御台所何出此言,您战必胜,攻必取,乃是我生平仅见之豪杰。

况且义理傍身,心存仁义。能在您麾下效力,是我的幸运。”

义银拍拍她的手,引得两人心神一荡。一回生,二回熟。名为主臣,身体却已经记住了彼此。

肉体接触,脑中反应出来都是那些个事,这叫本能。岛胜猛强忍着不敢兽性大发,这叫本分。义银强忍着不敢大发兽性,这叫人设。

两人都演得辛苦,但君臣相得的场面话还得继续说,也是有趣。

义银红着眼,抹着泪,说道。

“我算什么豪杰,区区越后一地已经让我处处为难。

义理之主,唉,也就是个被人拿捏的可怜虫。”

岛胜猛见义银如此颓废,心中一股火蹭的一声烧起来。她横眉倒立,冷笑道。

“是谁不尊御台所,让您为难了?我的刀枪可不是摆设!”

义银脸色惨白,笑得凄凉,不说话,只是咬着唇摇头。

岛胜猛终于忍耐不住,一手抓住他的手,一手轻轻为他抹眼泪。

“御台所,您有什么为难之处尽管与我说,我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不要。。”

岛胜猛说到一半,叹了口气,深情款款对义银说道。

“我对您的心意,可昭日月。”

义银含着泪,将岛胜猛抓住他的手握紧,放在自己唇边轻轻一吻,说道。

“你的心意,我都明白。

只是我心中难过,又找不到人说说,只好来与你倾诉。你帮不了我,谁都帮不了我,这是我的命。

天灾人祸无可奈何,不如早早回去近幾。

这些天,京都幕府总是来信催我回去,这一回去多半要与将军成婚,我心里难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