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六章圣人之战(1 / 2)

一朵祥云自远方飘来,看似缓慢,实则快到了极致。

元始道人跌坐祥云之上,气息平静如深潭,又如难以攀登的高山,令人不由生出敬畏之心。

“何事让师弟这般震怒,杀意气冲斗牛?”

通天道人剑眉一挑,脸上浮现一抹恼意:“事到如今,师兄还要故作不知吗?你门下首席弟子持盘古幡追杀多宝,若非贫道及时赶到,多宝怕是要死在他手上。”

元始道人神色凝重,沉声道:“竟有此事?师弟放心,此事若真如师弟所说,是我门下弟子做的不对,贫道必定严惩不怠。”

通天道人目光冰冷:“还在装疯卖傻,没有你的授意,他能拿到你视若珍宝的盘古幡?他敢对同门下此毒手?”

他通天道人今天要不能给门下弟子讨个说法,以后还有何颜面招收弟子开坛讲道?

他要的说法,可不仅仅只是惩罚一个被推出来顶罪的棋子,更要追溯到罪魁祸首。

元始道人很是生气冲南极仙翁喝道:“听到你师叔的话了吗?告诉为师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南极仙翁急忙回道:“回禀老师,弟子只是和多宝师弟论道,互相验证所学,并无害人之心。”

接着将他之前对通天道人说的那番说辞,娓娓道来说了一遍。

元始道人神色稍缓:“原来是场误会,但你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动用从为师这里借走的盘古幡,你难道不知圣人至宝威力极强,稍有不慎就会导致你多宝师弟陨落吗?”

南极仙翁拜伏在地:“弟子知错,弟子不该因一时意气之争动用盘古幡,还请老师处罚。”

元始道人看向通天道人:“依师弟所见,该如何处罚他?”

通天道人没有立刻回他,而是朝多宝道人招了招手,叮嘱道:“你且回碧游宫疗伤,接下来交由为师来处理,相信为师,为师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
多宝道人隐约猜到通天道人可能想大闹一场,委婉劝道:“老师,弟子受伤不重……”

然而话刚说出口,就被通天道人厉声打断:“怎么做为师心里有数,还轮不到你来教,滚回去。”

“为师看到你这窝囊样就来气,敢不听话,为师将逐出门墙。”

多宝道人面露惊愕之色,却不敢反驳,老老实实往碧游宫飞去。

元始道人见状隐约觉得不妙,连忙制止道:“且慢,多宝师侄既为涉及此事的当事人,理应等此事尘埃落定,再行离场。”

通天道人闻言往前一步,蛮横道:“多宝,你只管走,为师看谁敢拦你?”

元始道人脸色略微难看:“师弟这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。”

通天道人默然不语,直到确认多宝道人回到碧游宫,方看向元始道人嗤笑道:“你师徒二人一唱一和表演的十分精彩。”

元始道人沉声道:“师弟这是何意?”

通天道人冷笑不止:“何意?难道此事不是你授意的?”

元始道人面露错愕之色:“当然不是,师弟怎么会这么想?”

转而又换了一副脸色:“不管你怎么说,哪怕闹到太上师兄面前,贫道一样这么说,贫道问心无愧。”

通天道人脸上的冷笑慢慢消失:“贫道心里很清楚,不管怎么说都说不过你,所以不打算和你争论下去,贫道打算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替门下讨个说法。”

他为何非得让多宝道人离开,因为多宝道人在,他施展不开手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