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杨兴自然听过“石田太郎!”的鼎鼎大名。

要说,赵旭能击败“石田太郎”,他打死都不会相信。

可黑袍面罩人是什么身份?

他又怎么会骗自己?

杨兴被这个消息惊得目瞪口呆。

这才知道,自己和赵旭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了。

如果赵旭真得洞悉了自己的身份,想要死杀自己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想到这儿,杨兴面色惨白,身体如坠冰窖,不寒而粟。

黑袍面罩人,说:“赵旭的武功越强,越有利于我们的行动。只要赵旭不离开省城,你千万不要来圣坛,听明白了吗?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“厂公大人,那我们现在需要对赵旭做什么吗?”杨兴问道。

黑袍面罩人说:“先不用!赵旭虽然武功有所突破,但终究是差点儿火候,根本不是我的对手。我要想除掉他,易如反掌。我对他早有安排,你别影晌了我的大计。他想救鲁大师,我偏偏不如他意。或许,还可以利用鲁大师,做一做文章。”

“厂公大人有何妙计?”

黑袍面罩人对杨兴密授了一番。

杨兴听了连连点头,对黑袍面罩人夸赞道:“厂公大人,此计甚妙!”

金元酒店!

赵旭一连跟踪了杨兴两个晚上之后,见杨兴躲在杨家不再出来。心里有些失望。

原以为,跟踪杨兴,会让他顺利找到东厂圣坛所在,营救出来鲁大师。

没想到,这个杨兴警惕性这么高。

明明没有发现自己,却在中途调头,回转到了市区的酒吧。

接下来该怎么办?成了摆在赵旭眼前的一道难题。

金中见赵旭愁眉不展,对赵旭安慰说:“别想了!杨兴的路子行不通,可以另想办法。东厂抓鲁大师那么久了,如果要杀他,早就将他杀了。”

“可鲁大师一直被东厂关押着,如果不将救出来,我不仅没法向小琪交待,也无法向自己交待。”

金中拍了拍赵旭的肩膀,劝道:“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。走,我带你去夜店,放松放松去。”

“去哪儿?”赵旭问道。

“一家新开的店,叫迪客!”

赵旭的确有些小小的郁闷,就跟着金中来到了“迪客”夜店。

迪客夜店,分为静吧和闹吧!

闹吧,就是那种以蹦迪为主的酒吧。

金中带着赵旭来到“迪客”后,迪客经理亲自引领着,金中和赵旭对迪客整个环境参观了一遍。

参观之下,赵旭倒是大开眼界。

一幢足有九层的楼,全部是“迪客”的场子。

除了“闹吧!”和“静吧!”之外,其它是ktv的场所。

这家“迪客”ktv,走得是高档路线,每个包房都有最低消费。

饶是如此,仍然是人满为患。

看来,省城的有钱人还真不少。

大多都是一些富二代,带着一些女人来此潇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