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而这一次,叶峰的目光,直指沉睡的唐芊芊!

——唰!

剑光一闪,犹如圣光,瞬间照耀在了唐芊芊的全身上下。

几乎每一个毛孔,都被叶峰的剑气所侵染。

当然,叶峰会尽量避开唐芊芊,而是直击向附体的那头怪物。

一时间,那怪物似乎也感受到了,那股恐怖剑意的威压,不容小觑!

刚才叶峰荡剑之余,就已将那怪物全盛的力量,给消灭。

如今,那恐怖的剑气,好似无孔不入,已经令那怪物,有一种草木皆兵的危机。

“叶峰!”那怪物急道,立即威胁,“难道你不顾这小丫头的安危了吗?”

“别忘了,你的攻势,也会误伤到她的!我现在与她,一起被封印在意识之海中!”

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!我死了,这个小丫头,八成也活不了,醒不来!”

此话一出,的确令叶峰,感到一丝顾虑。

唐芊芊,始终是叶峰心中的一道软肋。

如今,唐芊芊被那怪物附体,叶峰的确没有把握,可以一击将那怪物消灭,而又完好的避开唐芊芊。

就在叶峰迟疑的片刻,那怪物又发动突袭,一股力量,横亘而出,击至叶峰的面前。

——唰!!!

绕是叶峰身前,有无数剑气环绕抵挡,但仍有一股寒意,擦着自己的面颊而过。并留下了一道血痕。

叶峰踟蹰,而那怪渐渐又掌握了主动,攻势不减。

“唉,愚子!”这一次,老天的话,又一次传来,“双生一体,难道就不能动手了吗?”

“殊不知,庖丁解牛之法?该杀的杀,该放的放!泾渭分明!”

庖丁解牛!?

叶峰闻言,神情不由得又是一震。

在万般剑法之中,有庖丁解牛的剑道,可入分毫,也可不伤分毫,是一种极为精准的剑法。